最新消息:「熊老闆的分享格子」重新開啟,歡迎舊雨新知大家告訴大家。

讀書心得:大江大海一九四九

亂談.雜筆 熊老闆 52浏览 1评论

陳清山和吳阿吉,17 歲時,走出台東卑南的家鄉,到了國共內戰的戰場,65 年以後,和我(龍應台)一起坐在老家的晒穀場上聊天。
我很想閉起眼來,專心一意地聽他們的口音:那竟然是卑南音和河南腔的混合。
17 歲時離開卑南家鄉,他們在大陸當國軍,然後當解放軍,在那片土地上,生活了 50 年,故鄉只是永遠到不了的夢,因為故鄉,正是自己砲口對準的敵區。
陳清山在山東戰役被解放軍俘虜,換了制服,變成解放軍,回頭來打國軍時,受了傷,「喏,你看,」他把扭曲變形的手給我看,「被國軍的機關槍打的。」
那時吳阿吉還在國軍陣營裡,他得意地笑,說,「會不會就是我打的?」
很難說,因為過幾天,吳阿吉也被俘虜了,換了帽徽變成解放軍,跟陳清山,又是同袍了。
2 個 80 多歲、白了頭的卑南族少年,一會兒鬥嘴,一會兒說到高興處,又合唱起解放軍歌來。

以上節錄自『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部落格』網站。
是的,我終於看完了這本書:大江大海一九四九
先說龍應台教授。從國中三年級,第一次讀「野火集」,正如同當年開始聽羅大佑「未來的主人翁」一樣,震撼不已,尤其「野火集」的文字與內容,一直深深的刻在我的記憶當中。延續而後,我開始喜歡批判時事的文章,甚至讀了多次柏楊先生「醜陋的中國人」、「醬缸震盪:再論醜陋的中國人」。
當時的年紀,其實是無知的。閱讀這些書籍 & 文章,除了「爽度」不差,其實我自認影響最深的,是讓我自己學著用不同角度觀察周遭的時事,有些事,電視演的、報紙寫的,真的不一樣。不過,當年,也可了我的級任老師:李瑞蓮老師。還記得李老師見我讀「野火集」,第二天就送了我一本:三更有夢書當枕,豈知,那實在不是我的菜啊!
但從那時起,龍應台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。唯一一次當面見到龍教授,是 2002 年在國家劇院,雲門舞集「竹夢」的舞作,當時遠遠見到「龍局長(台北市文化局長)」,就像個獻花給偶像歌手的小歌迷般,把節目冊送上。回想起來,真是可惜,至少該讓她簽個名留念的。(簽在雲門舞集的節目冊?)
再說回來這本書:大江大海一九四九
我的父親,今年 88 歲,外省老兵,彷彿也是「大江大海」裡的一個章節。從我有記憶以來,我就沒認識過穿著軍裝的父親。對著不認識的街坊鄰居自我介紹時,就說:我是做米粉家的小孩。父親退伍後,就開了個米粉廠,也養過豬,當時,在新竹關東橋也算有點知名度,整個關東橋,就只有這麼一間米粉廠。
對父親 50 歲以前,是極度的陌生。只偶然聽父親自己說說年輕時在大陸行軍,幾日幾夜從湖南走到某某省…。說實在的,很難體會,也沒那麼想體會。
到了年紀長一些,和父親參加幾次福州同鄉會,或是遠房親戚的喜宴,從父親的同袍或是遠方親友口中,又多認識了一些關於父親的故事。「血濺車籠埔、淚灑關東橋、魂斷金六結」這些個形容詞,反應出的年代,也正是父親擔任新竹關東橋教育主任(指揮官一人之下、萬兵之上)的期間,父親極度嚴厲的領導風格,許多故事(或是抱怨),在我成年後聽得,其實是熟悉,卻又陌生的。或許,長我個十五、二十歲,曾在新竹關東橋新兵訓練中心待過的長輩,會比我更多認得父親一些。
「大江大海一九四九」,我看了很久,也看得很慢。是父親的關係?還是對龍應台的敬佩?
距離現在,超過 60 年的過去,在這片土地上,有多少曾經發生過的悲歡、離合,或者仍然繼續著的故事…,彷彿說不完、說不下去的故事…。
心得:「大江大海一九四九」有點像是紀錄,也有點像是部大時代的小說。感覺上,從作者本身的成長,是貼近這些文字的延續,也是主觀的意志。不管喜歡的人多,或是有不同看法的讀者,對我自己而言,「大江大海一九四九」以「人」的故事,刻畫出那個時代的場景與氣氛,我自己是深受感動的。
歷史,真的像是故事。無論它是否難以置信,或是劇情轉折極度離奇,但,每個時代,都有它的故事,我們不一定可以認同與體會,但應該尊重它。
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

转载请注明:熊老闆的分享格子 11.0β » 讀書心得:大江大海一九四九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网友最新评论 (1)

  1. 我是"老關東橋",竟然次知道您父親在這地方開過一家米粉廠 改天在跟你聊聊^^
    sundance11年前 (2010-03-10)回覆